行业资讯

美拟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遭各方反对

    美国商务部宣布,将于7月19日、20日就进口汽车关税事宜举行为期两天的听证会。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右一)还表示,商务部将就汽车进口是否削弱了美国经济以及是否损害美国的国家安全进行“彻底、公正和透明的调查”。  (资料图片)

    法制网驻美国记者 陈小方

    在围绕着“钢铝税”的争执尚未平息之际,特朗普政府最近又掀起一场新的关税战,拟将美国的进口汽车关税最高上调至25%。此举随即在美国国内引起广泛质疑,在国际上也引起普遍反对,甚至德国、日本等美国的盟国也对此表示“难以理解、不可接受”。

  再度抛出“国家安全”理由

根据特朗普总统的指令,美国商务部5月23日依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按照这一条款,美国总统有权出于“国家安全”考虑,对进口产品采取征收关税或设定配额等措施)对进口小客车和卡车及汽车零部件发起所谓“232调查”,以确认这类进口是否“损害国家安全”。如果“损害国家安全”的调查结果成立,特朗普政府会考虑将车辆进口关税提高到25%。另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5月29日,美国政府表示将就进口整车及零部件是否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举行听证会。

这是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不到3个月的时间里第二次使用所谓的“国家安全”理由来推进其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美国商务部在声明中表示,这次根据美国《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款展开的调查,将涉及进口汽车和汽车零部件是否威胁到美国汽车业的健康发展和研发自动驾驶汽车、汽车通信系统、燃料电池、电动装置、蓄电池、制造工序等先进技术的能力。

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声称,“有证据显示,进口产品数十年来侵蚀了我国的汽车产业”。他还认为,美国的汽车进口关税太低,只有2.5%,“这使得大量外国汽车进入美国市场”。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美国2017年进口830万辆汽车,总值1920亿美元。其中,墨西哥产汽车240万辆、加拿大产汽车180万辆、日本产汽车170万辆、韩国产汽车93万辆、德国产汽车50万辆。

特朗普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也表示,“汽车和汽车零部件等核心产业对塑造我们的国家实力至关重要”。早在5月11日,在白宫会见美国汽车行业代表时,特朗普就已放言,将对部分进口汽车征收20%至25%的关税。

    盟友及美汽车业均质疑

特朗普政府此举在美国国内引起了强烈反响,率先站出来反对的是特朗普的政治盟友和美国汽车行业。他们纷纷表示,此举并非出于国家安全原因,而是出于贸易保护主义考量,将损害美国经济、破坏供应链,并损害美国与盟国的关系,进而引起全球贸易战。

美国全球汽车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约翰·波泽拉称,特朗普此举会破坏美国汽车行业的健康发展,也会招致全球范围汽车制造商的反击,这对美国汽车消费者来说是一个糟糕的消息。

代表美国汽车制造商和部分国外汽车公司利益的汽车制造商联盟也表示,他们坚信进口汽车不足以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强烈希望政府能够降低关税、倡导自由贸易。

共和党参议员帕特里克·图米称,向购买进口车的美国人征收更高的税是一个糟糕的想法,而借用232条款这一“虚假的国家安全借口”来征税则更糟,不仅将招致报复,也将“削弱我们在实际的贸易争端上的信誉”。

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共和党参议员科克认为,此举是“危险和失稳的”,应该撤回。

   德日意墨韩均发声反对

据报道,多个利益相关国家,特别是美国的盟国,也纷纷对特朗普政府的汽车关税政策表示反对。

德国汽车工业联合会主席伯恩哈德·马特斯表示十分忧虑,希望美国不要提高汽车关税。他说,“这对德国汽车业来说是一个噩梦!”德国媒体指出,美国是德国车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出口市场,美国的高关税将给德国汽车业造成上亿欧元的损失。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表示,特朗普政府的汽车关税“对贸易造成非常广泛的限制,将造成全球汽车市场的混乱”。据日本媒体报道,美国的汽车高关税对日本产业界的打击,将远大于3月份美国针对钢铁和铝产品的限制措施。日本出口的汽车约有40%销往美国,出口额约为4.6万亿日元,占汽车出口总额的近30%;而日本汽车零部件对美国的出口额也高达9000亿日元。

意大利媒体也指出,美国所谓的“232调查”或对意大利汽车企业乃至全球汽车业产生负面影响。美国是意大利汽车最大的出口市场,占其外销市场份额的18%。

墨西哥经济部长瓜哈尔多表示,墨西哥不会因此而改变在北美自贸协定谈判中的态度。墨西哥经济学家路易斯·德拉卡列认为,美国以提高汽车关税作为更新北美自贸协定谈判的筹码是错误的,暴露了美国自身的脆弱性。

韩国对美国可能“加码”压制韩国汽车产业也深感担忧。5月24日,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召集现代汽车、起亚汽车等车企代表开会,讨论美国“232调查”可能给韩国汽车业带来的影响。

贸易战风险将成倍上升

舆论认为,尽管特朗普政府一波接一波地推动关税战有迎合国内中期选举的政治需求,也或是为了提升在贸易谈判中的影响力,但此举同时也使贸易战风险成倍上升。

2018年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不仅事关共和党与民主党谁将掌控参众两院,也被认为是对特朗普执政两年的一次民意表决。特朗普一直主张保护美国的制造业,因此有意通过保护美国的汽车业,借提高美国汽车行业领域的就业机会来赢得工人们的支持。

美国商会会长多诺霍认为,特朗普对进口汽车加征关税只是一种谈判手段。他说,“这无关于国家安全……特朗普政府已经表明了其真实目的,即利用这一关税威胁强化与墨西哥、加拿大、日本、欧盟和韩国的贸易谈判”。

尽管如此,分析认为,汽车关税标志着特朗普“在贸易领域向一切宣战”的大幅度升级,使贸易战风险大增。

美国制造商协会执行官蒂蒙斯警告称,美国的贸易伙伴对于加征汽车关税势必会全力予以反击。